载入中,请稍候...
 
   
 
载入中,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请稍候...


 
 
载入中,请稍候...
  
 
 
说好上海再见 外语01 刘广明 经贸02 崔文广
[ 2013-9-3 15:08:00 | By: 记者团 ]
 
和老蔡相见前经历了太多的变故,所有这次相见尤显不易;更何况相见时间之短,更加显得弥足珍贵;又是在我离宁赴郑之前,所以更加值得回忆。
 
这有可能会成为一生唯一的一次见面!
因为很多时候,同处一城,也不见得常常见面;虽说空间距离很短,也没有抽身相探;总说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可是你工作了那么多年,又有多少工作瞬间根植脑海不易挥去,又有多少东西值得让你常常回忆。而往往是和某个人的深入聊天或聚会成就了你一辈子的情谊追忆和你心目中认为那个值得记住的人,或许,那已经超出了相见的本身。
 
对于彼此想见的人,这种意义更不一般。
 
之前我从未见过老蔡,也没有电话联系过。他入群较晚,前期保持沉默。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在群里左右互搏,指点江山,口若悬河,率情言谈。我就是在这种“河水若雨”情况下,认识他的。
 
虽说和他没有古代侠士抱拳见面的互相钦慕,但是刹那间的言谈甚欢确是开了一个好头。
 
相见
6月24日下午,我再次到上海,颠簸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到了传说中的外高桥。按照老蔡的短信引导,到了高桥镇慈善街莫泰168连锁酒店门口,他说下楼接我。
 
我从马路对面过来,看到一个走路姿势领导样、身穿天蓝上衣深色裤子的人大步流星走出酒店大门,先是左右张望后犹豫一下,径直向西走去。在他左右张望的瞬间,我把他的相貌与我记忆中他在校友录上传的新郎照左右对照了一下,是他!就是他!只不过照片中的他更年轻。
 
此时,我已经过了马路,他已抬步往西走。我也没喊他,静静地看着他,欲语又止的样子看着他,估计是怕认错人的缘故吧。就在那一瞬间,仿佛他有第六感觉,迅速地转过身,对视一笑,好像认识了很久,“老蔡”,“刘广明”。没有太多的寒暄,只是简单的握手。握手之后,我发现自己用力太大,老蔡使劲地甩了甩他那可爱的右手,好像要把疼痛甩掉似的。我暗笑。
 
老蔡带我进305房间,满屋子的烟味扑鼻而来,我记得老蔡以前说过他极少抽烟都是喝酒的。我遇到了抽烟的他,机遇千载难逢。我笑。
 
老蔡的电脑开着,网上有人和他聊天,他一边和我聊天一边和网上的人聊天,我们好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又好像我们就是多年的邻居,我没事来串门来着。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多时候都在聊共同熟知的人和工作,中间夹杂着对文学的彼此看法。
 
当聊及6.22的上海聚会,他表示很遗憾没有参加,顺便把公司给重重谴责一下,还点名批评了深航的航班延误。可惜我没法把他的观点传递给这两个单位,所以说他的言论以表达自己开始,以我的倾听结束。
 
接文广
文广发短信说,他马上也过来。文广很幽默,先问有地方睡觉没有?我说今晚还安排了睡觉?他开始哈哈。
 
我和老蔡在文广到来之前聊天时间并不长,大概有三刻钟左右吧。然后去接文广。想不到上海的这个地方比南京还八卦图,竟然把我们两个外地人绕晕了。初开始,老蔡在我错误的引导下走错了路,然后我又在老蔡错误的导引下迷了路。最后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没有问路,颇自负地一边分析一边自寻出路,去接文广。想起来就好笑。老蔡毕竟在这个地方呆了不少时间,最后到花山路的时候,这两个外地人终于被文广发现了。
 
每一次聚会,我好像都在去接人,记得22日聚会头天晚上我去接靖文的时候,靖文在短信里说,你沿着浦电路一直往东走,当你看到一个很帅的男人走来的时候,那就是我了!对于此事,文广问他广明如何接到你的?靖文翻出我发给他的短信大声读:当你看到一个超级帅的男人在那里等你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我在接你了!
 
接到文广,三个爷们原路折回,那个时候整个外高桥华灯正浓!我在想,此时的南京西路和外滩看起来应该比这个地方繁华吧。不知道有人是否会记得曾经三个对未来很有抱负的男人因为相聚在黄浦江畔这个不怎么繁华的地方潇洒地走过!
 
那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夜色很浓,夏风偶尔在有点湿热的夜幕中打几个颤抖,让路边纳凉的人多少感受到大自然多少有点奢侈的隆恩。三个人穿过传说中的外高桥,终于在一个顾客挺多的大排档落座,这也开始了我们把酒话友情的漫长之旅。
 
“碰头”开始
 
靖文曾经在群里说他要回郑州组织一次空前的聚会,我说郑州是团的根据地,如果聚会低于15人就不能叫聚会,顶多叫碰头。老蔡当时也在线上,他呵呵地说,那我和书彬在深圳碰头以此响应,好像我们经常碰头。我看到这里当时就笑了。
 
我们这次仍然是“碰头”,只有三人。
 
文广来了,下班后马不停蹄的来了,奋不顾身的来了,他喝酒过敏,他此次来,他自己比谁都清楚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在酒桌上的那种豪气干云,那种舍命陪君子的气势,好像对自己身体的担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晚,文广感动了我。你不得不相信,只有这种没有功利目的和你一起尽兴喝酒共话友情的朋友才是真兄弟。在文广一饮而尽与侃侃而谈的刹那,我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老蔡是否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呢?记得编辑部的宋老师在毕业之前送过我们一句话,年轻就是资本!是啊,年轻真好!
 
酒菜上齐!
 
每次聚会好像都避免不了的吃喝,而重要的不是吃喝,重要的是与谁一起吃喝,当酒喝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话题打开了,心门敞开了,你才知道什么叫酒情交融,相见恨短,心心相映。有句话特别适合来形容这种情绪,走过才知路长,酒醉方懂情深。
 
老蔡发话了,说记者团的规矩,先每个人两瓶润润喉。我靠,幸亏我当时有心理准备,不然非吓一跳不行。更不好意思把前两天每个人一瓶开场的事情告诉他。后来我也纳闷,这聚会每个人两瓶润润喉的传统好像只有老蔡提过。
 
三人当中,老蔡年长。
第一杯酒,老蔡说,我们终于聚到一起了!干!
第二杯酒,老蔡说,好事成双!干!
第三杯酒,老蔡说,哥仨好!干!
第四杯酒,老蔡说,衷心的祝愿记者团的兄弟姐妹们以及亲友们四季平安、四季发财!干!这句话那晚我记得最清楚!
第五杯酒,老蔡说,五福临门!干!
第六杯酒,老蔡说,六六大顺!干!
……
老蔡的酒量猛,一杯酒从碰杯后开始,我刚喝完一半,他已经把空杯子放在桌子上了!我在想,书彬和他见面时候,难道就是这样被刺激的喝醉的?还是被吓倒的?老蔡还给我们炫耀,这啤酒就不算什么,以前我和其他两个人喝过五瓶白的,这还不包括啤酒。
 
老蔡的话多,给我们讲他的历史,讲他的故事,讲他的校园生活,他的激情青春,讲他的飞扬文采,他的愤世独立,他的剑胆琴心,他的一切……仿佛我和文广站在路边看一个演讲者在进行他的类似施政演说的讲解与描绘。而话中那些地方都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地方,只不过主角当时是他而已,所以他说起来倒是蛮顺溜的,一点都不需要彩排。
 
老蔡点的菜多,三个人点了七八个人的菜,他一边喝酒,一边让我和文广多吃,“多吃些、多吃些,我当年也是像你们这么瘦。”看到他有点发福的身体,实在想象不出他当年瘦的样子。
……
 
每次聚会都要把记者团从前到后、从老到少、从社会到学校的回顾和扫描一遍,这次我们也没有例外,话语间谈起他们,内心里想起曾经的故事,一股别样的温情和想念萦绕在心间,那时,真得很谢谢,很感谢能认识你们,记者团的兄弟姐妹们,无论老还是少,都是那么好,都是那么有个性,那么值得记忆!不曾记得每次聚会喝的什么酒,倒是记得了每个人的真诚;不曾记得每次聚会吃了什么东西,倒是记得了谁对团里默默地做了那么多的好;不曾知道为奔赴每次聚会大家放弃了多少,倒是记得了每个人在酒桌上的真诚和尽情干杯……不知道老蔡和文广当时是怎么想的。
……
那晚,我和文广好像没有故意灌老蔡,倒是把自己灌倒了。后来想想,估计也灌不倒老蔡,他是个情涨酒更高的角色。
那晚,文广依然喝酒过敏,把皮肤从白喝到红,再从红喝到白,我知道自己喝酒创了纪录,不知道文广是否喝的过瘾?应该过瘾的不想再过瘾——据老蔡第二天早上透露,文广昨夜找到一个垃圾桶就抱着不丢,我以为他拿错了枕头,谁知道他开始嗷嗷嗷的吐。
 
那晚,我记得我回去的时候,不让文广扶我,自己非要沿着路中央的白线走猫步……
 
那晚,他们说回去还要喝,还带了几瓶啤酒回去,我是回去后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发现啤酒没有动,那时文广已经醒来去上班了……
 
……
第二天早上,我走的时候,老蔡还在床上,我说我走了,老蔡说,好,走好!
 
我走了,就像我串门结束该回去了,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朋友再见一样的自然和正常。
 
这是我和老蔡第一次见面。


应广明之约,做一些补充.广明的记忆力的确可以,很多细节我都模糊了,记得最深刻的就是那天很高兴也很尽兴。
那天刚刚参加完东方证券的投资策略会,把电脑和乱七八糟的资料背回家,短信给广明,说已经和老蔡接上了,急啊,简单收拾,立刻出发。来上海这么久,外高桥从来没去过,一路上打听了一个老太太,两个小伙子(没敢找姑娘打听,人太帅了,老招风了嘿嘿),终于来到莫泰楼下,电话一通才知道:此莫泰非彼莫泰。无奈之下,两位老才子就从据点跑出来了,喊着来接我,却也转了个七荤八素,好不容易碰了面,把我一顿挖苦:胆儿太小了,看着绿灯才战战兢兢的挪过来。还树了正面典型:旁边不知哪来的姑娘,急踩碎步如入无灯之境,勇气可嘉!从接头地点走到彼莫泰,一路海侃,老蔡讲了中学时代跟卖书老叟成忘年交的故事,让我和广明唏嘘不已。
来到酒店,放下辎重,杀将出来。借问豪情何处纵,首选路边大排挡。挑了一家人气超旺的,凉菜/热菜/龙虾,老蔡上来就点了一堆。酒不能少,坐下一人先两瓶。最后喝了多少不清楚了,老蔡后来跟我讲,把他也吓一跳,这小子看起来干瘦干瘦的,还挺能盛。我喝酒慢,酒劲上的也慢。广明今天真高兴坏了,那小酒一杯接一杯的,老蔡是来而不拒,谈笑自如。兴致上来了,老蔡给高华打长途电话,我们三个民兵轮番上阵跟高营长侃。也不知喝了多久,反正旁边的桌子上都换过两三拨人了,数数瓶子,大概十八九个的样子。
我搀着广明下楼,走到马路上,广明同志执意要表演猫步,盯着斑马线晃悠了两下,老蔡在一旁直叫好:我就知道你没喝高!于是乎,半路上老蔡又跑进超市提了几瓶。广明高喊着“喝”倒在床上,嘴里不时冒出几个关键词“老蔡”“文广”“第一次”“高兴”等等。后来哥们胃里边实在是翻江倒海,冲进洗手间吐了个痛快。老蔡是牛人,一点事儿没有,我们都倒在床上了,他还在劈里啪啦的QQ。此次聚会本人最庆幸的一件事:虽然不是最后一个倒下去的,却是最先一个站起来的-----上班逼的没办法哈哈。
难忘今宵,一个机缘,两张床,三个男人,十分真诚,十八瓶啤酒,一百分的尽兴!
 
 
 
Re:说好上海再见 外语01 刘广明 经贸02 崔文广
[ 2016-6-22 16:12:00 | By: 楼中燕(游客) ]
 
楼中燕(游客)用感情写的文章,能读的下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说好上海再见 外语01 刘广明 经贸02 崔文广
[ 2014-3-17 22:14:21 | By: 土豆儿(游客) ]
 
土豆儿(游客)写得很好,真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